1945:名人怎样庆祝抗战胜利

发布时间: 2017-10-17 10:13:52   来源: 团结报           字体:【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1945810日,美国收听到了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的广播。日本投降的消息播出后,重庆、延安、成都、遵义、长沙等地举行狂欢。很多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化人的回忆录和日记里都记载了当时的喜悦心情。在突如其来的胜利面前,有的人则喜极而泣,有的人赋诗庆祝,也有的则欣喜之余又生忧虑。

黄炎培夜不能寐读杜甫诗

民盟发起人黄炎培时在重庆,得知日本投降后夜不能寐。据《黄炎培日记》记载:810日,夜八时,喧传日本乃真投降,一时远近欢呼,爆竹之声迸发。是夜辗转不能成寐。自七七以来,八年又卅天。自九一八以来,十四年不足卅八天,中间残杀我国同胞。此数年更残杀我盟国同胞,不知多多少少。天网恢恢,元恶终归殄灭,而死者岂可复生。以我一人论,十四年来之努力,徒为抗敌救国耳。今日者故妻何在?长子何在?读少陵《闻官兵收河南(河)北》诗,感不绝心。忽然想起刘湛恩,忽然想起张在森,以此终夜不能自制。刘湛恩、张在森何止千万。

811日,参政会举行游行,打车三辆,国旗、爆竹、欢呼,夹道民众鼓掌,儿童忧狂,参政会同人有拥抱接吻者,道旁挑水夫数十人举扁担相舞。”

柳亚子赋诗庆祝

爱国诗人柳亚子时在重庆,欣喜之下,作成《八月十日夜电传倭寇乞降,十二日补赋一首》诗:“殷雷爆竹沸渝城,长夜居然曙色明。负重农工嗟力竭,贪天奸幸侈功成。横流举世吾滋惧,义战能持国尚荣。翘首东南新捷报,江淮子弟盼收京。”

张治中闷在家里心生忧虑

抗战胜利,也有人不无忧虑之感。据张治中回忆录记载,815日,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消息传到重庆,全市为之轰动,大家都在热烈地庆祝胜利,但是我却一个人闷在家里。不错,抗战算是胜利了,但是国内问题仍然是危机四伏,一触即发,不能不使人有忧虑之感。”

顾颉刚全家举办胜利公宴

顾颉刚是著名历史学家、中国历史地理学和民俗学开创者,当时正在成都华西坝齐鲁大学任国学研究所主任。194588日,顾颉刚在当日日记里记载了日本遭到美国原子弹轰炸的事情:“近日美机开始投剧烈性之原子炸弹于日本,较旧式炸弹强二千倍,破坏力强,群信将加速日本之投降。”89日,又记载:“苏联对日宣战。原子弹一枚,毁广岛十分之六,在室外者被烧死,在室内者被闷死,凡死卅一万人,生物皆尽,四小时之后尚见高四万英尺之火焰,所以不炸广岛者,留此执政之人作无条件之投降也。此真所谓‘以杀止杀’者。”

810日,顾颉刚阖家欢庆胜利。当天他的日记记载了市民庆祝的盛况:“今晚坐院中,听四面爆竹声,……必日本投降也。继而大明工厂之汽笛声作,附近某工厂应之。继而探照灯发光,市街喧声大作……叔棣来,谓见号外,知日本今日下午四时三十分向盟国宣布投降,惟请求保留天皇,此八年又一个月之战事遂告结束。阖家狂欢,明日添菜庆祝。”

815日,家人再次为庆祝胜利举行公宴:“昨傍晚爆竹声又作,乃日本投降覆文送交瑞士政府也。今午大明工厂汽笛声长五分钟,乃东京今午播送投降消息也。家人为胜利公宴,每人点一菜而自作之。”

吴宓作日本投降感赋诗

吴宓是中国现代著名西洋文学家,抗战胜利前在成都燕京大学任教。810日,成都市民庆祝胜利,吴宓所在的燕大学生也撞钟燃竹欢呼胜利,当晚吴宓失眠。他的日记记载:“约900喧传日本已无条件投降。全市欣动,到处闻爆竹及大炮声。文庙燕大诸生,亦竞撞钟、燃爆竹,并喧呼歌唱,至半夜始息。宓遂失眠。”

815日记载:“是晨,国府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吴宓当晚与同仁在“北平饭馆晚餐160美元”,以示庆祝。当天,吴宓还做了一首感赋诗:“修成日昨所作《日本投降抗战结束感赋》一诗,云:东西齐奏凯,寰宇战云终。戎首原无幸,天心本至公。及兹宜戒惧,举世尚贪功。归去吾何往?悲欢匪众同。”

闻一多剃光胡须

815日时,闻一多正在昆明城外文科研究所所在地司家营。直到第二天其子闻立鹤怀揣胜利号外奔往司家营报喜后才得知。得知胜利消息后,闻一多直奔附近的龙泉镇,找到理发店,把自己蓄了八年的胡须剃了精光。当时理发店师傅觉得可惜,闻一多却下命令了:“剃!剃!全都剃掉!”吴晗闻讯来看密友,闻先生笑眯眯地回答:“实践诺言啊!”

杨树达与同事聚餐庆祝

杨树达为当代著名语言文字学家,抗战时任湖南大学中文系主任、文学院院长。得知抗战胜利消息,杨树达与同事聚餐庆祝。据杨树达日记记载,“十五日,与同事七人合治肴祝胜利。十六日,倭奴昭和天皇下诏告谕国人,意犹文过。”

竺可桢以天皇仍保存为憾

著名气象学家竺可桢时在遵义,810日,竺可桢日记记载:“[遵义]晴,日本投降,大战终结。今日下午六点,日本正式向盟国依波茨坦三国公告作无条件投降,晚十点消息到遵义,新、旧城各鸣炮十响,满街爆竹,至子夜不绝。”816日,竺可桢日记记载:“今晨广播电台消息,日本已正式投降,惟天皇仍保存,等于有条件的投降。”以日本投降但天皇仍保存为憾。

郑洞国咏杜甫名句夜不能寐

无独有偶,郑洞国将军也反复吟咏杜甫诗。

据郑洞国回忆录记载,815日,重庆广播电台播音员以激动得颤抖的声音播放出日本战败投降的特大喜讯,许多人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人民终于确信这是铁一样的事实后,整个大后方顿时沸腾了!……那些天,我反复吟咏杜甫的名句: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兴奋得夜不能寐,甚至情不自禁地走上街头,加入欢庆胜利的人流中。今日回想起来,当年欢庆抗日战争胜利的那些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喜悦的时光之一。”(作者:弘略) 

分享到:
上一篇:乌兰夫坚定不移地坚持党的领导原则及其当代启示
下一篇:毛泽东:“政治工作是革命军队的生命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