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桦:人生也需要改革

发布时间: 2018-08-22 17:30:36   来源: 山东新阶层           字体:【

 

假如没有改革开放,也许我的一生都要在那个仅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里度过……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自己生活的环境,这个环境就是你身处的时代和社会。毫不夸张地说,我一直在改革开放的怀抱中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成长、进步,不断成就自我。

 

24年前,我从没走出过小镇以外的地方。偶然的机会,我去了省属国有黄金公司的一个基建处工作。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从黑龙江的西部到千里之外的东部,每天朝八晚五,一杯茶水一张报纸就是我的一天,这与老家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相比已是天上人间。但是,这家公司位于连绵起伏的完达山脉深处,新鲜感一过,我就厌倦了大山深处单调闭塞的生活。3年后,也就是21年前,命运又一次眷顾了我,离开辽阔的北大荒,我来到青岛一家效益极好的外企担任办公室主任,每天的生活充实而忙碌。从北大荒到山东青岛,从白山黑水到齐鲁大地,飞行距离有三千多里,这是我人生的第二次远行。我的家乡地很多,但生活却依然贫穷,如果说在省属国有金矿的生活是天堂,但天堂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缺憾。定居青岛后,我再也没有远行的冲动,这是我理想的居住地。这城市犹如海子的诗歌一样真实: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热爱这座年轻而又有些绅士的城市,愿意在这座红瓦绿树的城市创造属于自己的诗意生活。转眼又是3年,2000年,我从外企辞职。别人不解,公司效益好,职位也不错,干嘛要辞职写小说散文这种费力无用的东西?我没有解释,默默辞职。老板对我的决定更是惊讶得瞪眼睛,在我临走时对我说,如果混不下去的时候随时可以再回公司。我谢了他的好意,收拾东西走人。对于我的辞职,别人认为是不靠谱的冲动,我却早已深思熟虑。原因非常简单:当时风头正劲的外企,不管是办公室主任还是秘书,都是女孩子,吃青春饭,我一没有美貌,二没有大学文凭,30岁前我相信我不会失业,30岁之后,如果公司效益不好或倒闭,对于只读过高中的我要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是非常残酷而现实的问题。我必须在危机来临前把这个问题解决好,那就是给自己找一个永不失业的饭碗。

 

18年的岁月转瞬即逝,我一直在写作的路上独自行走。18年间,我出版了26部专著近千万字,台湾出版3部,欧洲出版1部,网络读者近亿。同时,获得的许多荣誉和奖项,也见证了我在写作这条路上的付出与收获。

 

是啊,一路走来,从自由作家到青岛市文联的签约作家,从签约作家到北极光文学杂志的执行主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写作者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我的梦想一次又一次得到印证和实现。2010年至今,我担任山东省作家协会小小协会副秘书长;2015年,我荣获青岛市最大公益品牌‘最女人’之十大才女奖。文学之外,我同样被肯定和接纳。2010年,我成为青岛市新的社会阶层代表人士中的一员,同年,我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担任民建李沧区基层委一支部副主任;2012年,当选为青岛市城阳区政协委员,所写多个提案被评为优秀提案,同时获得优秀政协委员称号; 2017年当选为青岛市李沧区政协委员,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所写多个提案被采纳,极大地提升了我参政议政的能力和热情。20174月,我与民建李沧基层委副主委牛福娟等部分会员远赴贵州安顺板垌小学为留守儿童捐助近2万余元物资,新闻稿被中央民建网站采用;2017年年底,我注册了金麦文化传媒。

 

这些年,我一直在自己热爱的行业里做着自己想做的事,爱好成了工作,工作变成了事业。如果没有改革放开这个大环境,我不会有机会从乡下老家进入省属国有黄金公司工作,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飞跃。如果没有改革开放这个大环境,我就不会从沃野千里的北大荒来到青岛,这是我人生的第二次飞跃。如果不是有改革开放这个大环境,我也不会大胆辞职,更不会有我从工人到作家的转变,这是我人生的第三次飞跃。

 

 

改革是推动历史发展的重要动力,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发展,就要不断改革创新,与时俱进。一个人亦是如此,人生需要大胆改革,需要勇于抛弃旧我,拥抱新我。(作者:雨桦 自由职业代表人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小小说协会副秘书长、青岛市文联签约作家)

分享到:
上一篇:范遵厚:永做改革开放的参与者、践行者、拥护者
下一篇:林风谦:两堂海洋教育课看改革开放的时代变迁